华南网 > 教育

严鸥绘画的人性表达

2022-08-18 10:25:26来源:网络

墙 2022 布面油画 88×122cm

严鸥以极为独特的艺术语言,成为辨识度很高的当代画家:她以带有某些魔幻色彩的语言去描绘现实和梦魇,构建出一幅幅时空交错的场景;并进而把对客观物象的描绘转向对主观世界的表现,表达社会转型期自己和别的人所经历的困惑与挣扎,苦闷和创伤;她仅仅以黑白或蓝灰色调,去精心描绘对于外部世界的灰色认知,表达对社会底层和边缘人群的悲悯和同情。从而以作品独特的图式及其所蕴含的情感震撼力,受到美术界的关注,作品入选《中国当代艺术文献》和《中国她艺术》。

人性,在严鸥绘画中是永恒的主题。人性就在身边,无时无刻存在,又最容易被视而不见。

严鸥从十一二岁起就远离在山区工厂的父母,住在城里祖辈家里。老人家因抗战辍学,儿子因文革辍学。两代人的失落转化为对孙辈的学业期待,加上恢复高考后席卷而至的求知热潮,汇聚成为加倍的学习压力,从而对孩子造成心理重负。

承载了应试教育的重压,对人性的压抑有一种本能的叛逆,“一股喟叹命运多舛的扼腕感随之而生”。面向传统思想文化做深刻的反思,对于艺术家来说,就是人性的批判。严鸥最终拿起画笔,选择人性主题,为被压抑的人性,为受伤的无助的孩子呼唤。

白日梦魇 2022 布面油画 110x80cm

母与子 2022 布面油画 100x80cm

▲是个体的生命体验?还是时代的特殊印记?

严鸥的画仅仅只是表达人性。无论是沉睡的青年,荒寂的小镇,流浪的人,还是站台的徘徊,惊鸿的一瞬,都是那个时代底层社会的镜像:逝去的往事梦幻般地叠加在一起,落日、梦魇、徘徊、远眺、漂泊、冥想、空寂、失落……从中看到一种生存的困境,一种内心的冲突,一种精神的挣扎。一个人的尊严,其实也是这个民族的尊严。严鸥的画所表达的题材看似个人体验,但是将那些画置于90年代以来的大背景下,作为一代青年的失落、困惑与迷茫跃然纸上,因而具有超越个体生命体验的意义。

然而,天际的光亮那么稀微,精神的归宿扑朔迷离。正如严鸥作品中那一个惶恐的孩童,在大海中四顾茫然,找不到停靠的海岸。

梦魇3 2021 布面油画 88x122cm

麻雀与少年 2021 布面油画 100x80cm

▲严鸥作品的情感力度

严鸥笔下的众多人物,没有绚丽的色彩,没有繁复的造型,却有着强烈的情感表达力。她把“迷途的欲望深渊和无法逃脱的阴影怪圈,把生命的焦躁和无奈交织在一起”,痛苦被强力放大,诉诸于画面,并引起观画者的某些共鸣。她的表现手法有别于常规,甚至有悖于绘画创作的理论,却未能影响绘画获得长进,作品的情感力度也与日俱增。在一个歌舞升平的地方,讲述关于苦难、叛逆和弱势抗争的故事,这在当下艺术圈依旧是少之又少的。她关起门来画画,在吞没于泥沼的郁闷中,将经历的伤痛用画笔娓娓道来。所画之画,强烈地传达着自己的感触;所描绘的对象细节被简化,情绪被夸张,对象本身成为所要表达的情绪载体,画面具有一种震慑心灵的力量。看她的画,有时能触碰观者的心灵深处,为画中人物的情感打动,感受到悲情和力量,以至于有人发出受到震撼的赞叹。一件作品,怎样才具有打动内心的力量?往往在于它能否直击心灵,唤醒内心深处蕴含的人之本性,激活曾经有过的体验。

无题 2021 现代素描 110x80cm

站台 2020 现代素描 110×60cm

在一些人的心目中:她的画低沉、伤感,有些负面的东西。把丑陋的东西展示给世人,似乎有悖于我们所倡导的积极乐观面对生活的态度。然而,一旦失去自由、陷入痛苦,它的反抗就包含和体现了反对黑暗、追求光明的价值。“正是通过对人生存在的否定性体验,展现对人生存在价值的肯定。”

在亲戚、邻居、朋友面前,大家常常会去欣赏光鲜、体面、敞亮,观看聚光灯下的表演,喜欢主流文化而不接纳旁门左道。还有一批画家,他们注目于时弊,沉溺于叛逆行为,认为表达人性“远离”了时政,其实他们对人性的解读也是肤浅的。

放风筝的女孩 2020 现代素描 100×70cm

西北轨 2018 现代素描 70×100cm

▲严鸥的画极具个人风格。

美学家杜夫海纳认为:“当艺术家最终形成了自己的风格时,整个作品都是他的标记。”严鸥在艺术实践中,身不由己地把对客观世界的描绘转向对主观世界的表现。在她心目中,主观的东西亦是真实的东西,不必在意物象的客观性。物象是背景,人物是载体,人物的内心才是“主体”。严鸥始终遵循自己的内心,不跟风不迎合,不因商业利益而改变初衷。坚持用带有某些魔幻成分的语言去描画梦呓、表达自我。她通过强烈对比的色差,时而粗犷时而细腻的笔触,以独特的形式将心理世界呈现在世人面前,显示出“艺术作品即艺术家自身写照”,体现了“画如其人”。

严鸥的油画除少数几幅彩色外,大多数都是灰调:天空是灰色的,大地是灰色的,人也是灰色的。单色的油画,可能让作品“失色”,其中有不长于色彩勾画的原因,但更重要的是她对黑暗和压抑的敏锐感觉。同样是“七〇后”,同样生于斯时,长于斯世,她却更在乎阳光下的阴影,鲜见花明柳绿、莺歌燕舞。更多的是低声泣诉与呼唤。从中表达自己的憎爱,感受心灵的震颤。

荆棘丛中的情侣 2017 现代素描 100×70cm

严鸥

1972 出生于四川龙门山工矿区

1994 毕业于北京服装学院服装设计专业

1996-1998 中央美术学院版画专业学习两年,曾经在北京方庄、宋庄从事艺术创作。

严鸥以极为独特的艺术语言,把对客观物象的描绘转向对主观世界的表现,并用带有某些魔幻的语言去描绘梦魇,表达内心;严鸥以蓝黑为主的色调去表现对于世界的灰色认知,表达对社会底层和边缘人群的悲悯和同情,从而以作品所蕴含的情感震撼力,受到美术界的关注。

主要展览

2022 第四届大艺家夏季展,成都,中国

2022 第三维艺术·大艺家当代艺术文献邀请展,威海,中国

2021 释潮艺术国际邀请展,上海,中国

2021 大艺家当代展,上海,中国

2021 艺术荐·首届当代艺术交流展,中国

2021 第三届大艺家当代艺术夏季展,成都,中国

2021 中西人物画学术邀请展,中国

2020 第四届新国际艺术联展,线上展,中国

2020 中国艺术家意大利展,意大利

2020 “艺术的轻语”中国艺术家法国展,法国

2019 沐雅轩米金铭、严鸥、崔治中三人绘画联展,成都,中国

2019 中欧国际艺术双年展,维也纳,奥地利

2016 首届红光国际艺术邀请展,成都,中国

2015 首当代.当代艺术展,锦江宾馆,成都,中国